社会治安政策

我们将立刻采取行动打击犯罪

增加警力,更好地支持安全社区建设


新西兰警察为了维护我们的安全,每天都战斗在最前线,他们是新西兰的英雄。然而我们就连做基础工作所需要的警力都保证不了。新西兰警方拥有世界级的训练设施和一些训练有素,准备充分的年轻警官。但是培训警察需要时间,我们需要招募到合适的人才,训练他们,等待他们通过试用期。目前,政府已向警方提供了招募与启动所需的资金,这仅是事后应对而不是提前防范。新西兰需要一个有前瞻性的招聘政策,资助警方以及警察的招募以保持稳定的警察/人口比例。警察需要稳定以及资金的保证来规划未来。我们更希望向警方提供所需人员与社区建立持久的联系以防治犯罪,而不是仅仅以事后逮捕罪犯的方式来应对。

新西兰人民党将会:

    • 增加2400名警察,并承诺保持每450名左右新西兰人有1名警察的比例。
    • 在新西兰的各大城市及城镇至少增加50个移动警察站。
    • 为在奥克兰工作的警务人员提供住宿补贴。
    • 强力震慑与遏制攻击警察的行为。
    • 给予高级警署署长权力决定何种情况下警方可携带武器。

 

增加2400名警察

这三项简单的措施将使新西兰警方能更有效率且更有效果地开展工作。给予警方随人口增长而自主招聘的权力,可以使他们的服务长期保持在高水准,而不用每隔几年去向政府乞求增加人手。从历史数据来说,每几年随着人口增长警察人口比率降低时犯罪率会随之增长,持续保持警察人数水平将会长期改善犯罪率。在确切了解各个地区警员数量的前提下,管理人员将能够更有效地安排计划。目前,新西兰的警察人口比例为1:538,即使到2020年前增加880名警察,这一比例也只能降到1:527。这无法让新西兰警方有效地应对不断上升的犯罪率。我们建议在现有政府已经承诺增加880人以外再增加1520名警察,这将对新西兰警察队伍产生积极的影响,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填补人手不足。我们将确保为新西兰警方提供在惠灵顿顶级培训基地训练这些额外警员的资源。

 

 

在新西兰设置更多的移动警察站

移动警察站的设立在全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同时也证明了建立强大社区网络的重要性。移动警察站可以让警察在平时无法多花时间的地方停留来履行他们的职责。它的性质让它拥有了一般警察署都无法企及的敏捷程度。经常在社区出现,熟悉社区,他们就有能力对犯罪趋势做出反应,更有效地处理案件。此外,这些移动警察站也为新西兰警察提供了至关重要的弹性来应对灾难和紧急情况。

 

向奥克兰地区工作人员提供住房津贴

与其他人一样,奥克兰警察也正承受着高房价的压力。我们认为向奥克兰地区工作的警务人员提供住房补贴是公平的。警力对奥克兰是十分重要的,然而随着房价的上涨,许多警察都不愿意留在奥克兰工作。在现有政府的执政下奥克兰住房成本大幅提高,导致了对驻地奥克兰警务人员不公平的局面。奥克兰地区工作人员不应为政府的无能而承受惩罚。

 

保护我们的警察

前线警察有安全工作的权利。随着罪犯越来越顽固,袭警事件的数量不断上升。前线警察经常会在当值时受到伤害。而现有所谓的公平环境将会对社区和警察队伍造成严重后果。每周12起以上的袭警事件实在多得离谱,如果我们要让新西兰成为一个更安全,更快乐的国家,我们需要改变。提高警察人数和加强与社区更好的联系,将会逐渐改善这一现象,我们确信要进行更有效的量刑来加强对罪犯的震慑。对于暴力犯罪,我们将引入强制判刑标准,以确保司法制度对罪犯给予了适当的惩治。我们尊重前线警员的工作,新西兰人民党将会坚定地支持他们以及其他们的家庭。然而,我们确信给予警方改善社区关系的资源将更有效地减少对警察的攻击。

 

给予警方配带枪支的灵活性

罪犯和新西兰警方之间的枪战已被警方遗忘很久了。传统上被认为是低风险的事件在日常生活中正在发生,越来越多的警察被枪支所伤,而最终这些在罪犯手中的枪支被证实是非法持有的。作为一个国家,新西兰需要对警察武装问题进行一次积极且诚恳的谈话。不要等到更多的警察牺牲了,我们才能鼓起勇气好好回顾这个问题。同时,新西兰人民党希望给予高级警署署长决定何时何地当值警员可以配带枪支的权力。与此同时,我们希望看到加强对警员的枪战培训,以便他们能够自如地操控武器。警察需要安全地开展工作,而新西兰民众也应该相信警方的能力。

 

严格处理社区抢劫及暴力犯罪的青少年罪犯


以前只有那些顽劣的罪犯才会进行武装抢劫和严重袭击。我们用“光天化日下抢劫”这一俚语作为对受到剥夺的讽刺。但对于社区日渐增长的现状,光天化日下武装抢劫变得再平常不过,真实地威胁着人们的生活。因为警察的资源有限,捕获青少年罪犯的几率几乎为零,他们越来越认识到即使犯了事也可以逃避处罚。而对于那些被青少年司法系统所拘捕的人,特别是10-13岁的青少年罪犯来说,司法系统的疏漏已不能有效地惩戒罪犯。 

新西兰人民党将会: 

  • 通过提高优先处理程度,严格对待青少年严重犯罪
  • 加重青少年严重盗抢案件的审判
  • 推进青少年司法制度建设,改正疏漏,惩治罪犯

严格处理青少年严重犯罪

我们将向警方提供更多的资源,这会让他们更多地出现在社区。我们需要尽早干预青少年犯罪,阻止目前的上升趋势。对于那些让我们监狱系统囚犯数居高不下的青少年罪犯,要有强有力的指导才能帮助他们走出犯罪的循环。怎样才能保障我们的社区安全在此让人很难抉择。让新西兰警察优先处理青少年犯罪,将对新西兰未来大有益处,因为我们帮助越多的青少年摆脱犯罪,我们今后所要处理的长期惯犯会变得更少。

 

对严重青少年犯罪提供强制性判刑指引

给予成年和青少年法庭我们所期望他们达到的明确指示。结合所需要的资源将可以解决青少年犯罪问题。目前,统计数字并没有反映问题的规模,只有一小部分青少年犯罪达到需要记录的门槛。激进的抢盗事件在新西兰社区越来越常见,而罪犯也越来越年轻。通过加强司法系统整治,我们可以使我们的社区更安全,以此向罪犯发送信号,他们将会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严重后果。

处理我们的社区所面临的抢劫灾难

我们的社区正在承受着不良青少年的蹂躏,殴打走在大街上的人民,抢劫努力经营着的商店和餐馆。新西兰应该是一个安全的国家,而现有政府的忽视已导致现在无法无天的局面。我们将确保对暴力青少年使用更严厉的量刑和密集的身心重建计划,让他们走出犯罪深渊。完善青少年司法制度,对最严重的青少年罪犯使用更严厉的量刑才能确保我们的社区安全。

 

自我防卫合法化,保护犯罪受害者


小企业和资产所有者越来越多地受到暴力罪犯的关注。由于警力的缺乏,警方对案件的响应速度实在太慢。越来越多的新西兰人发现自己处于很无助的状态下,只能凭自己的本能来保障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新西兰人民党绝对不会宽恕非法携带枪支行为。然而,我们需要调整法律,让那些诚实勤劳而已经受到惊吓的受害者不必再被最终告上法庭。

新西兰人民党将会:

  • 将过度防卫的举证责任转移给控诉方。

保护犯罪受害人

任何人待在自己的家里或自己的店铺里,他们无法想象到会受到刑事指控的威胁。然而,我们面对的情况是犯罪分子知道相较于他们带来的后果人们更害怕反抗而带来的法律后果。近来暴力劫持小型企业事件的上升是因为肇事者知道在各种可能性中,最可能的是他们会很容易很轻松地离开。只有在控诉被提出后法院才会按现行的法律把 “自卫”视为防御。这是对已受伤害的受害者们的再次伤害。在法律里的这个微小的变化将意味着由控诉方证明受害者在自卫的过程中防卫过度。这样做的目的是只有当警察和检察官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过度防卫了,才可以提起诉讼。法律的这个变化将使警方更容易自行决定何时应进行指控。

 

完善枪支登记


2016年有40,000杆枪支被进口到新西兰,这对一个小国来说数量是巨大的。新西兰只有24万持枪证者,而如今这4万杆枪支流向何处却无人知晓。虽然放眼世界,新西兰有非常严格的持枪许可规则。缺乏枪支登记管理意味着一旦枪支抵达新西兰境内,这些被视为合法的枪支就无法被继续追踪。大多数新西兰人都支持枪支管制,但对于犯罪分子持枪数量剧增的现象现政府并不乐意做任何事情,致使枪支管理变成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新西兰人民党将会:

  • 在新西兰建立起对所有枪支的登记管理
  • 给予警方对持枪者进行抽查的权力以确保枪支被安全存放
  • 限制收集者能使用的枪支的类别

创建综合枪支登记管理

几乎所有的新西兰持枪证者都是非常守法的新西兰人。然而,随着犯罪率的上升,越来越多的持枪者发现自己成了被偷盗的受害者。这些被盗的武器正在被罪犯进行交易,被用来实施犯罪。对合法枪支及其所有人的简单注册将使管理者能够便捷地跟踪到每个持枪证者拥有枪支的数量。

加强警方检查枪支收集的权力

这个数据库将使新西兰警方可以追踪增长的枪支收集,而警方拥有进行抽查的能力也将确保持枪所有人能随着枪支收集的增长对其安全储存设施进行拓展升级。而现行的制度是只有在持枪证者更新牌照或申请其他类别武器的时候警察才能够进行检查。

完全禁止半自动火枪

新西兰人民党相信任何人都不应该拥有在工作状态或者通过改装能很容易修复的半自动火枪。这些武器所施加的风险远远超过持枪证者持有这些武器的权利。我们相信在发现问题之前,先对其进行限制会是比较好的选择,而这也只会对有限的持枪者造成影响。积极的枪支管理法会是减少合法枪支流入黑市,保护后代的最佳解决方案。 

 

通过身心重建减少二次犯罪的长期战略

 

切实减少犯罪的修正系统


今年早些时候,新西兰监狱的人口在突破10000名囚犯时达到了其历史最高水平。这些囚犯中毛利人不成比例地占据了超过5000人,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应该要认真地看待这个问题了。现行政府将新西兰监狱描述为 “道德和财政的失败” ,但是仍然继续花费纳税人缴付的数十亿的经费为囚犯增加床位。这种有意忽略而可耻的现象展现了为什么我们会处于这种毛利人比非毛利裔高出11倍关押可能性的境地。

新西兰人民党的一个目标是将刑事司法系统从基于惩罚的制度转移到专注于对罪犯进行身心重建的制度。新西兰人民党坚信量刑标准应该减少对反应社会惩罚程度的监禁时间的考量,而应该更多地关注实际进行身心重建的犯人,以帮助他们走出再犯罪的循环。 

我们想建立一个以身心重建成果最大化为处理罪犯方式的系统。罪犯的判决将会基于如何最好地取得这一积极成果而进行。

新西兰人民党将会:

  • 被判社区和家庭监禁的罪犯将与监狱囚犯一样获得身心重建的服务。
  • 法官将与审判小组共同制定判决策略,总结出何时审判小组认为二次犯罪的可能性是最小的。
  • 从最年轻的罪犯开始实行,将对重建计划的成功经验运用到其他年龄段和类型的罪犯。

 

增加身心重建的机会

目前关于社区和家庭监禁数据的结果令人印象深刻,但与监狱囚犯相比,这些社区和家庭监禁的犯人可获得的身心重建资源十分有限。让这些犯人不用入狱,也能获得身心重建,将对他们的刑满释放和重返社会产生积极的影响。法官不应该只为了让他们得到充足的身心重建资源而把他们量刑入狱。在现政府只能提供有限资源的前提下,我们的修复系统已达到了它的极限。他们更愿意花数十亿纽币去建新的监狱,而当相关部门要求适度的经费来真正取得成果时,他们却表示要严控经费。

各方专家组成审判委员会

我们目前的审判制度意味着法官不需要根据身心重建的结果来确定如何判刑以及刑期多长。这些量刑应该是对更广泛的社区产生威慑作用,但是我们几乎看不到任何此类迹象。新西兰人民党想要检讨我们的审判制度,主要目标是减少二次犯罪,使他们重新融入社会。我们仍然希望看到受害者受到保护。如果正确地做到这一点,我们相信受害者会同意并了解这样的变化是为了确保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

我们设想一个系统,审判委员会更像是假释委员会,在审判阶段与法官合作,并共同制定一个判决策略,最终致使犯罪者身心得以重建和刑满释放。刑罚中会有灵活性,所以如果一个罪犯在身心重建的过程中取得了特殊的进步,如果有必要他们可以被释放至家庭或社区进行监禁。但是,如果审判委员会觉得对改变他们并没有实质的进展,那么为了达到积极的结果或者出于保护社区的目的,他们可以延长罪犯的刑期。

 

Showing 1 reaction